伊達組本命!最近想寫文開坑,但想不到寫什麼好...

【银帕】花魁道中

*帕洛斯 -花魁(伪) 

*半架空背景(大概) 

 

银爵默默灌下冰冻的酒,感受口中的苦涩缓缓蔓延至全身。唇边触及的水气、滑过喉咙的冰冷、麻醉头脑的酒精。很快,银爵眼前变得一时朦胧、一时清晰,意识游走在虚空与现实之间。今晚会面的客人早就离开了,剩他正坐在包厢里。他不时转头看一眼努力挣来的那份合约,喝一口酒,再拿筷子夹起蔬菜天妇罗。 


南瓜片已经凉掉,软软的看着就不好吃。银爵目光放空,不知所以的盯了片刻,才反应过来把它放进口中。 


「您要喝酒吗?」 


毫无预警地,身旁传来了一把陌生的女声。青年瞬间清醒,後退两步,手摆腰间做出对敌的姿势,虚空中隐约露出了半截飞舞的黑锁链。眼见这明显的敌意,花魁无辜地眨了眨眼睛,捧着酒瓶身体微微弯曲,一副来斟酒的样子。 


银爵垂下双手,侧身将位子让给她。 


她是此区的名|妓之一,琴棋书画样样皆精,轻易不露面,也不像低等级的游女需要接待街客。银爵不晓她的名号,只知是富商花了大把金钱请来的花魁,从晚餐开端就被安排到银爵身旁服侍他。银爵不喜他人——尤其是来历不明者的亲近,但这种时机不好落他人面子,只能一直忍耐。银爵可以不接受花魁的晚间服务,但不能无理对待贵客所赐予的礼物。 


银爵与客人用餐後在和谐气氛下订了合约,接着客人便带同花魁们满足地离开了。银爵以为服侍自己的花魁也趁机离开,想不到还留在自己身旁。 


自己居然被酒精降低了警惕,连周边的举动都察觉不到。银爵在心中反省。 


花魁弯腰缓慢的倒着酒,透明的液体闪耀於灯光之下,身前若隐若现的衣领彷佛剧毒的诱惑。银爵皱起眉头,转开视线避嫌。 


银爵身处的星球并没有花魁。「花魁」文化据说起源於一个远东星球,自飞船的出现,星球之间的交流渠道成倍数增加,文化上的交流也频繁起来。 


花魁拿开酒瓶,仪态万千地走回自己的座位。银爵举起杯子,有点尴尬的瞄了她一眼:「谢谢。」 


花魁抿嘴微笑回应,表情低调妩媚。她稍稍整理衣裳,试探性的靠近他,银爵抬起头刚想拒绝,却赫然发现她发边有一小束白丝,不显眼但异常诡异。 


「你——」 


刹那,数个黑影从花魁身後闪出,飞快地扑向对方。银爵眼眸一深,轻巧的一个翻身恰恰避过黑影的攻击,灵活地落在地上。 


「你不是花魁。你是谁?」 


那「花魁」的笑容更深了,他无视银爵四周的斗魔天刑,毫无畏惧地脱下眼睛的伪装。 「花魁」眼眸呈圆形状,外橙内白,明显展现出其外来者的身分。 


银爵立即就猜出身份:「你是『骗徒』?谁派来的?」 


凹凸世界有数百个星球、数千个区域,以及无数个族裔。当中有神明眷顾的圣女一族、有像银爵被神明放逐的漂流民族,也有天性贪婪做事狡猾的种族。「骗徒」是其中之一,真实族名不详,因其族人犯下欺诈罪,还有擅长变装的技能,被称作「骗徒」,甚至有小道消息说整个族裔皆在星际通缉犯名单之内。 


「花魁」弯了眉眼,充满深意的眼神让银爵心里有点不舒服。 


「你会知道的。」 


他除下沉重的假发,一个飞跃便躲过锁链跳出了窗外,银爵赶紧追上,却只看到那人白色的头发飞扬在空中。 

 

【完?】 

评论 ( 3 )
热度 ( 71 )

© 三光!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