伊達組本命!最近想寫文開坑,但想不到寫什麼好...

【百日雷安——Day19】厨房战争

*上一棒是 @人生x僕= 的条漫

*上上一棒是@鹿島莉奈当达尔文遇上花吐症

*一篇很智障厨师paro搞笑文

*CP只有雷安!


艾比夹起鲑鱼轻轻咬了一口,不屑的表情渐渐被惊奇与感动所取代:“天啦!那完美无瑕的外表,油香不腻的质感,饱满又脆口的外层,入口即化的绵延口感......嗯......哈......嗯啊!我!我快受不了!太好吃了!”

一旁的主持人埃米举起麦克风总结艾比的意见:“看起来姐姐对这碟菜肴十分满意。”

“哈?!”艾比瞬间被激怒,啪的摔筷子转身怒瞪亲弟弟,“满意?这玩意再好吃也只值5分!连我男神金做出来的美食十分之一也!没!有!”

埃米从善如流:“艾比评审对这道菜十分不满,只打了5分。”

旁边的安迷修选手被这一系列变化吓到目瞪口呆。他不是没听说食评家艾比对(男神金以外的)厨师无比苛刻,也不是不晓得个人取向会影响到评价的公平性——只是安派拿手厨技“冷热流”烹煮出来的美食也动移不了艾比小姐,他着实吃了一惊。

不过比赛进行到现在为止,艾比的打分没有一个超出6分,他这个5分尚算不错,就看三皇子决定性的打分了。

“接下来请看评审主席雷狮皇子的打分。”埃米看了一眼分牌,接着解说,“三号选手安莉洁用冰凉的柠檬甜酒慕斯蛋糕夺得艾比的6分和雷狮皇子的6分,总分12分位列第一。五号的安选手是最后的参赛者,且看他的烧鱼料理能否打动皇子殿下,得到6或以上的分数。”

镜头回到场内,皇家侍卫用先进的测毒机检验参赛食品,检验完毕绿灯一亮便将餐碟恭敬放在皇子面前。

主持人:“有请雷狮皇子。”

安迷修怀着最后的希望把视线移到主席身上,与大驾光临厨神战的雷王星三皇子微笑对望。他大爷款的躺在豪华软椅,赤裸裸的视线将安厨师从头到脚肆无忌惮地看了一遍。

安迷修君子坦荡荡不怕皇子的注视,心中不满但也没有提出抗议,让雷狮反倒失去兴致,坐直身板认真询问:“说一说这道菜的主题。”

安迷修早有准备,闻言便露出业务用模范笑容回答:“这道菜叫『在水一方』,灸烧鱼柳与盐焗鲑鱼分别摆放在左右,中间是开胃清爽的青柠薄荷酱,象征君子与心仪的淑女相隔河川两侧,以诗抒情的场景。而酱汁旁边的松脆面包块堆成山丘形状,展现出村里小孩子们在河边玩耍时用石头堆城堡的情景。两个场景合在一起显得和谐又温馨,彰显和平的重要性。”

“哦,男女是吧。”雷狮自动省略小孩子的部分,了然的点点头,没有笑容的帅气脸庞诡异可怖,像极了黄泉路上决定魂魄转世为人或为畜的鬼差,“异性恋。”

异性恋?听见这个跟厨艺竞赛毫无关系的词语一刻,安迷修知道接下来会是一场恶战。

全场静默,安迷修和观众们都凝视着雷狮,等待他的下一句。雷狮没有动刀叉,只慢条斯理转动盘子,作出研究菜肴卖相设计的姿态。

片刻,雷狮抬起头正色道:“皇室近来在研究新法律,力求不同性倾向的群众都能享有平等待遇。安厨师你以异性恋作主题,是否表示你反对皇室的决定?”

安迷修的笑容快绷不住了,如果说刚才察觉雷皇子的不喜,现在安迷修就确确实实感受到他的恶意与刁难。

“而且我是同性恋。”雷狮说。霎时人声沸腾灯光闪烁,观众席响起此起彼落的惊呼,记者区也一阵骚乱。场内中央的当事人却盯着安迷修面不改容地继续:“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?”

……他上辈子跟雷皇子有仇?安迷修忍不住想。

安迷修平日待在师父故居,钻研他老人家遗留的厨艺心得和各类食材古典。他本人是孤儿,被远离尘世隐居郊野的师父收养后,生活也没有太大改进。深知生活艰辛的他即使出外,也是做义工帮贫穷百姓们烹调美味可口的营养餐。周末去银爵的自家有机农地种菜、分享煮食的心得,偶尔去身为名厨之后但缺少天赋的紫堂幻家中教导。

总而言之,安厨师日常忙碌而精彩,尝试各种新菜式都来不及,哪有时间兴致去八卦大爷您的性取向?!

安迷修表情僵硬,勉强维持礼貌性的笑容:“皇子殿下您多虑了。鄙人尊重不同的性取向人士,是次菜式只是选了其中一种作主题,绝无任何负面贬低之意。”

雷狮若有所思的托住下巴,似乎在思考安迷修话语中的漏洞,准备跟他来场不死不休的辩论战。

想了一会雷狮放弃了,转而问另一条问题:“明明是河流,为什么酱汁是绿色的?”

因为我喜欢绿色。安迷修心想,脸部肌肉努力维持嘴唇的弯度,脑海里闪过几句辩词。

正考虑说那一个时,雷狮如匿藏森林的猎人般抓住他无言的一瞬,开口就说道。

“你对提供的菜式作出虚假说明,违反了商品说明条例。”碟上的食物维持原有位置,一口没吃连叉子都没扒拉一下的皇子殿下直了身体,义正严辞地谴责安厨师,“根据法例,最高刑罚是监禁三个月及罚款一万元。安迷修,你可知罪?”

——上辈子不只有仇,还是血海深仇一生宿敌那种。对不起师父,您看好的大徒弟今次恐怕拿不到厨神之位。绝望的安迷修心道。

“您误会了,那是河边郁郁葱葱的绿叶草木映在河面的颜色,配上小孩与青年的日常,正正是一幅青春活泼、春意盎然的景象……不如皇子殿下先试吃一口?”说到最后,安迷修机智的转移话题。

“你希望我吃一口?”雷狮语气平淡,葡萄紫的双眸毫无感情似的紧盯着他。一个平民居然向皇子提出要求,安迷修立时醒觉到自己的错误,可是话从口出覆水难收。

“如果殿下不介意的话……”安迷修只能强颜欢笑的回答,暗暗期望皇子别再为难他。

刚才上场的四位参赛者性格不一,煮的料理也截然不同,但雷狮随便问一句就开吃了,唯有压轴的安迷修腿都快麻了雷狮依然不肯动手。

稍稍调整一下站姿后,安迷修瞄到坐观众席的紫堂幻使劲打着“X”字手势。

紫堂幻并非不分场合开玩笑的人,安迷修心中警钟顿时大响。

电光火石之间,又或者是人临终前闪过的走马灯,贵人善忘的安迷修终于记起三皇子的种种事迹。

众多资讯结合组成一句字号72的标楷体加粗句子:

三皇子对海鲜过敏!

安迷修面色大变:“不!”

雷狮挑眉,狡黠一笑将烧得金黄的鱼柳放进口中。

安迷修心脏快要停顿,然后皇子的一句话将他从地狱救回人间:“放心,我没有海鲜过敏,过敏的是我二哥布伦达。”

二皇子?布伦达?谁?安迷修一头雾水。皇室本来就神秘莫测,为百姓所熟悉只有嚣张自负的太子和随心所欲的三皇子。前者因多次介入比赛活动,企图杀害同样有皇座继承权的雷狮而闻名全国,后者在14岁生日时离家游历,4年后带着小有盛名的海盗团重返皇宫争夺皇权。

皇族不容许媒体公布负面新闻,这些统统都是安迷修空余时从村民听来的小道消息,可信度很低。安迷修北上首都参加厨神战,途中特意留意本地人的谈话,有些跟以前听说的一样,三皇子食物过敏一事就在其中。

雷狮用餐巾轻抿嘴唇,抬头质问:“你不知道?”

──人间的地板倏忽一陷,安厨师再次掉进地狱的熊熊烈火里。

安迷修平日可算能言善辩,此刻却哑口无言。回答是,即不把皇子放在眼内,对皇室不敬;回答不是,又难以解释自己的反应。

雷狮把他的反应看在眼里,心里觉得好笑。

“我和二哥样貌相近,可能大家都误会了吧。拿评分纸来。”雷狮没事人似的揭过此事,接过守卫手中的纸笔,气势张扬的写下评语及分数。

问答环节完结,安迷修疲累地揉了揉眼睛,他终于明白师父躲居乡村的原因了。厨艺精湛被皇室挑为御厨,尽管享有财富名声,但每天要面对雷狮那样有权有势的皇家贵族,明知自己被玩弄也不能吭声,倒不如为平民煮食来得有意思。

下次参加比赛前,先看一下评审名单吧。安迷修回想刚才那两位不靠谱的评审,头疼了起来。

从守卫手中接过评分纸的埃米眼睛突然张大,安迷修不安的转头看他。难不成雷狮真的给了他0分?

埃米激动的大喊:“是10分!雷皇子将第一个满分赐予了安厨师!”

什么?安迷修不可置信地转身,却见雷狮在守卫的保护下离开比赛场地。

“比赛结束!第三名是蒙特祖玛选手,11分,第二名是安莉洁选手,12分。”

“而安迷修选手则成功以15分总分夺下今次厨神争霸战的冠军!恭喜安厨师!”


 ──────

4年前。

“谁在那里!……啊,你受伤了?”

“你是谁?”

“安迷修。不用怕,我只是村里的一个厨师。你还能走吗?来,我带你去村里的医疗室。”

“村?”

“对,村子虽然破了点,但必要的医疗器具还是有的,放心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对了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雷……佩利,我叫佩利。”



──────

雷狮:你不想当御厨,来当三皇子妃如何?


评论 ( 9 )
热度 ( 442 )

© 三光! | Powered by LOFTER